老賴“逍遙法外”再無可能,看看法院怎么做……

時間:2018-09-10 11:06

自從網貸危機爆發以來,目前互聯網仲裁已成為各平臺的重要風控手段,用以保護平臺資產。

 

然而,作為一個誕生不足兩年的新生事物,社會對互聯網仲裁的效果還尚有質疑。業內人士都知道,在網貸危機中惡意逃廢債的“老賴”之所以肆無忌憚,是因為做老賴的成本太低,當不當老賴,對其生活沒有太大影響。

 

而現在,通過互聯網仲裁,“老賴”們再也不能繼續此前逍遙法外的生活了,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國家懲治“老賴”鐵血手段。

 

01

老賴唯一住房法院可拍賣

 

2015年5月5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條規定,金錢債權執行中,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被執行人以執行標的系本人及所扶養家屬維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為由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一)對被執行人有扶養義務的人名下有其他能夠維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的;(二)執行依據生效后,被執行人為逃避債務轉讓其名下其他房屋的;(三)申請執行人按照當地廉租住房保障面積標準為被執行人及所扶養家屬提供居住房屋,或者同意參照當地房屋租賃市場平均租金標準從該房屋的變價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的。那么滿足條件的,只有唯一一套住房,就不再是老賴逃避法院執行的理由。

 

 

02

查封、凍結老賴支付寶賬戶

 

支付寶、移動支付、微信支付等網絡虛擬交易賬戶中的資金,也是被執行人的財產,屬于法院可執行的被執行人財產范圍。互聯網環境下,越來越多人利用網絡進行交易、理財等,多地法院已開始針對老賴們的“虛擬財產”進行創新執行舉措。今后查封、凍結、劃扣支付寶賬戶等網絡交易賬戶資金將會成為執行工作中的一項常態化工作。

 

03

鼠標一點就可網上凍結、劃扣老賴財產

  

2015年12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聯合下發了《人民法院、銀行業金融機構網絡執行查控工作規范》的通知,通知要求各銀行業金融機構總行應當在2015年12月底前通過最高人民法院與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之間的專線完成本單位與最高人民法院的網絡對接工作;2016年2月底前網絡查控功能上線。這意味著2016年2月底以后,人民法院將與全國4000多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實現網絡對接,對被執行人在全國任何一家銀行的賬戶、銀行卡、存款及其他金融資產,執行法院可直接通過網絡方式采取查詢、凍結、扣劃等執行措施。

 

04

老賴名單同步芝麻信用,網購受限

 

2015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與芝麻信用簽署對失信被執行人信用懲戒合作備忘錄。芝麻信用會同淘寶、天貓、神州租車、趣分期、去啊旅游、我愛我家相寓等各應用平臺在消費金融、螞蟻小貸、信用卡、P2P、酒店、租房、租車等場景全面限制失信被執行人,壓縮失信被執行人生存空間。失信被執行人申請貸款、融資等金融行為;通過淘寶或天貓平臺購買機票、列車軟臥、保險理財產品及非經營必需車輛、旅游、度假產品等;預定三星級以上賓館、酒店;在互聯網的奢侈品交易等高消費行為,均受會到限制。

 

05

老賴不得擔任老板、董事、監事、高管

 

隨著最高人民法院與國家工商總局等部門《關于印發〈“構建誠信懲戒失信”合作備忘錄〉的通知》的簽署, 從2015年12月起,全國工商失信被執行人信息共享交換應用系統全面運行,凡因有償還能力但拒不償還全部或部分到期債務,被全國各級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自然人(即“老賴”),將受到信用懲戒,不得在全國范圍內擔任任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

 

06

老賴的車輛上不了高速

 

隨著法院系統與高速執法部門聯動機制的深入推進,只要在法院公布的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內,涉及有失信被執行人車輛信息的,高速交警就可以在路上直接查扣這些“老賴”的車輛,由高速執法移交法院處理。

 

07

水陸空阻止老賴出行

  

2015年7月22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的若干規定〉的決定》修正第三條規定,被執行人為自然人的,被采取限制消費措施后,不得有以下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乘坐交通工具時,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購買非經營必需車輛;老賴的各種水陸空出行將受阻!

 

08

禁止高消費,再也不能任性了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的若干規定〉的決定》修正也規定,老賴不能有如下行為:在星級以上賓館、酒店、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購買不動產或者新建、擴建、高檔裝修房屋;租賃高檔寫字樓、賓館、公寓等場所辦公;旅游、度假;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

 

09

老賴的子女不允許上重點私立學校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的若干規定〉的決定》修正還規定,家長是老賴的,其子女不得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老賴家長欠債不還,還想讓子女就讀收費私立學校的,在辦理入學手續上就是通不過的。

 

10

限制老賴炒股、買房、出境

  

2016年1月21日,在最高人民法院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由國家發展改革委和最高人民法院牽頭,人民銀行、中央組織部等44家單位聯合簽署的《關于對失信被執行人實施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對外發布。備忘錄限制老賴炒股、出境及購買不動產等。

 

11

養老金可直接劃扣

  

2014年6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對于浙江高級人民法院關于能否要求社保機構協助凍結、扣劃被執行人的養老金問題的復函中明確,被執行人應得的養老金應當視為被執行人在第三人處的固定收入,屬于其責任財產的范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三條之規定,人民法院有權凍結、扣劃。但是,在凍結、扣劃前,應當預留被執行人及其所撫養家屬必須的生活費用。

 

12

老賴最高可判7年

 

2015年11月1日起,《刑法修正案(九)》正式施行。其中第三十九條將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條修改為:“對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明確提出“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此言一出,即在社會上引起巨大反響。

 

在執法過程中,最高院以及各級法院也順時而為,開創了一些創新手段助力破解執行難,以懲治老賴,建設社會誠信體系。

 

地方法院創新舉措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與今日頭條合作開通“老賴曝光平臺”顯成效

 

 

2017年8月18日,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與今日頭條合作開通“老賴曝光平臺”。“失信人曝光”項目是今日頭條繼“頭條尋人” “頭條追逃”之后又一個配合政務機構開展的全國性公益項目。

 

河南省高院利用“今日頭條”的人工智能分發、精準地圖彈窗、用戶龐大的優勢,以失信被執行人常駐地為中心,迅速向周邊的今日頭條用戶彈窗推送失信人信息,定向覆蓋該區域用戶。

 

“這一措施提高了法院執行工作的透明度,而且來自熟人圈的輿論壓力,又能讓失信被執行人倍感法律的威懾力,從而促使其自覺履行法律義務,切實解決法院執行難問題。 “今日頭條“失信人曝光”項目負責人賴星說,自項目運行以來,修武法院的聯絡員建立的老賴曝光微信群里積極推送失信人信息,所以他對修武法院特別熟悉。

 

讓賴星印象深刻的一個案例是,2017年12月8日,修武法院的聯絡員聯系推送了李某的失信被執行人信息,過了十幾天,聯絡員就聯系今日頭條申請撤網。

 

“我們很詫異,在修武法院推送的案例中,這是申請撤網時間間隔最短的,我們了解后得知,修武法院判決后,李某并未主動履行判決義務,而是以各種理由予以推脫。“

 

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后,李某隨即外出躲債,對法院的法律文書不予理睬,準備將租金一直“賴”下去,修武法院的執行干警在無奈的情況下,向今日頭條提交了李某的失信信息,并要求將李某通過“失信人曝光”平臺對李某戶籍所在地進行彈窗曝光。

 

當親戚朋友都紛紛打電話,說竟然在今日頭條上看到了他的賴賬新聞,李某倍感羞愧和壓力,當即聯系執行干警履行了法定義務。

 

像這樣的案子還有很多,截至2018年8月18日,今日頭條失信人曝光項目共曝光全國法院失信人信息5000余條,促使339名失信被執行人履行還款義務,執行標的金額超過1億元。

 

其中,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攜所有市縣法院,與今日頭條全面合作,打造了全國法院系統首家省級法院失信人網絡曝光平臺。

 

法院內部調動執行局和宣傳部門聯動合作,并與今日頭條建立24小時工作群實時對接,做到信息及時發布,問題及時解決,效果及時反饋的三聯動機制,截至2018年8月18日共發布2000余條失信信息,成功促使207名失信被執行人履行義務,執行標的額超過6471萬元。

 

“河南在全國發布失信信息不是最多的,但履行成功率和執行標的額在全國遙遙領先。在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大力支持和推廣下,通過運用大數據與算法向大眾提供個性化的信息服務,河南各地法院聯手今日頭條創建了“互聯網+曝光失信人”的新模式,一周年的數據充分體現了這種新模式的顯著成效。“賴星說,利用手機彈窗功能,把“老賴”信息對手機內裝有APP并且打開推送功能的用戶實現精準推送,并根據個案情況在該地區頻道欄目中進行熱點推薦,擠壓限制“老賴”的活動空間,攜手創建誠信社會。

 

“下一步,我們將進一步加大信息技術的研發升級,為法院執行工作提供更便捷的服務,以信息化技術助推基本解決執行難任務順利完成。”賴星說。

易倍官网